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‘Sapporo’ tag.

[g8直擊系列]洞爺第一天:遊花園都唔得

高濤

圖片說明:唔准人遊花園的防暴警察

今次日本為了八國峰會,設置重重關卡,會場遠在北海道洞爺湖畔一座像山上堡壘的酒店,示威者不要說衝入會場示威,就連遠遠瞄一眼也不行,因為你要在 二十多公里外的郊野公園紥營,若你有能耐作二十公里長征,你也只能去到距會場五公里範圍,縱有超強的大聲公,相信除了防暴警察和山上的小動物,誰也能聽不 到你的反對聲音。

「示威區」設於二十多公里外的三個郊野公園,是日本示威組織者在一個月前與警方爭取到的,限定示威者只能在那裏聚集紮營,如果要遊行示威,最多也只 能用腳長征。這令國際示威者不滿,有人提議不理禁令坐火車遊行,聲援日前被捕的四人,結果示威者由星期日峰會舉行前夕進駐豐浦町森林的營地後,便因這個遊 行方案爭論不休。日本組織者提醒,由於未經警方批准,被捕的風險達九成五,而即使留在營地的人,也可能受牽連,會議由星期日晚上九時,持續到星期一凌晨近 二時,睡醒後又由早上九時多開始,繼續未完的討論,到近中午仍未有共識。

對於這種永遠無法達成共識的會議,不少人變得不耐煩,會議未開完便各自散去。一批堅持遊行的示威者最終成行,但說來好笑,這次遊行只有三數十人,只 有一張大橫額,而且出發前申明不會做任何破壞,不會阻礙乘客,如果有警方阻擋,也不會堅持強行登車,只會向傳媒展示他們連這個簡單的示威權利也被拒,就會 回到營地。大伙兒在滂沱大雨中無聲無息的走了一段路,還未走出郊野公園徑,就被防暴警察攔著,交涉了一輪不果,帶頭的西班牙示威者向大家交代了警方的說 法,便率領大家回程,繼續開會。

法例對遊行的嚴、刑罰的重,以及日本組織者的審慎,令今次八峰會示威者步步為營。今日的遊行,對於向來以「激」聞名的反全球化示威來說,確實有點不可思議。

今日是八大國峰會舉行前的全球行動日,所有來到北海道抗議八大國峰會的民間團體及個人,幾乎全部都齊集在札幌市中心的大通公園,參加大遊行。相比起 上星期在東京的遊行,這次遊行的規模要大得多,參加人數估計超過三千。日本的組織佔了大部分,很多還是上了年紀的。他們舉的標語主要是反對執政黨試圖修改 和平憲法第九條、爭取農業自主、保護環境、反貧窮等等。常常聽說日本人口老化,但好在日本的老人家老而彌堅,幾十歲人都肯穿着企鵝衫爭取減少溫室氣體排 放。

整個遊行,老實說,像嘉年華會多於向八大國峰會抗議。示威者中幾乎沒有人喊口號,只用標語表達想法,口裏則隨着集體的節拍喊叫「huh!huh! huh!」。主導遊行的G8 NGO Summit跟警察相當合作,多次阻止示威者爭取更闊的遊行路線。北海道警察也確實相當無聊,他們封鎖了札幌多條街道,偏偏遊行路線卻要繼續留一條線行 車,以製造市民和示威者之間的矛盾。

這樣氣氛愉快的遊行,沒想到警察還是找到抓人的藉口。當遊行隊伍在下午四點多快行到終點中島公園時,警察突然截停了沿途放音樂的喇叭車。據另一名 G8 Media Network的民間記者表示,相信警察是因為見到有示威者爬上車頂,因而截停了喇叭車。警察截停喇叭車後,跳上車後DJ在打碟的區域,將一人帶走。

接着,大批警察圍在車頭兩旁,要求司機下車。司機沒有理會,這時不知什麼原因,車子向後及向前緩慢開動,警察見狀馬上喝止,並出示一張警察,指司機 「有行為違反了交通道路法」。接着過了十秒不到,警察就用鐵捧把司機右側的玻璃敲碎,之後十多名警察一擁而上,把司機抓出來。司機旁邊的乘客接着亦被帶 走。部分外國示威者試圖手牽手,阻止警察佔去喇叭車,有示威者爬上了車頂。此時,一輛警察廣播車從後駛至,向在場示威者宣布﹝以日語及英語﹞:「你們破壞 了和平,警察現在行使權力,維持和平。」最後,在警察和大會糾察合作下,圍着喇叭車的示威者亦放棄繼續糾纏,完成了行程。

在示威完結後,示威者到了中央警察總部,要求釋放被捕人士。現場消息指,警察是以阻差辦公罪名拘捕司機,另外兩人被捕原因不明。

另外,有民間記者表示,一名路透社的攝影記者亦在示威期間被捕,但消息未經證實。

下面是民間記者拍到的被捕過程:


其他遊行照片:

http://blip.tv/file/1052811/